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一百二十節:道沃夫博格戰役(二)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在主要分布于三大帝國的研究歷史戰役的學者們之間,流傳著這樣一句以拉曼語寫成并且充斥著一股文人墨客之間相互譏諷意味的一針見血的話語:

    “外行講戰略,內行談后勤。”

    它就像我們所說的那樣,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在軍事戰略層面上真正的行家里手和那些只是紙上談兵的人的最大區別——后者往往會忽略掉行軍、補給、士兵和軍官之間的協同等等一系列,就只是單純地談論戰略,仿佛所有的士兵是在棋盤上預先布置好的棋子那般,只要擅長奇謀技巧,玩弄一些獨到的戰略,一切就都可以解決。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真正的戰場遠比這些紙上談兵的人所想象的更為無趣也更為辛苦,要令一百個人協同作戰就已經相當困難,未經訓練的十萬民兵?——讓這些人去玩出什么特別的花樣去搞什么別出心裁的戰術來,結果只會是漏洞百出反而搞砸了一切。

    人和人之間是擁有個體差距的,正是這種個體差距決定了他們永遠沒辦法像是棋盤上的棋子那樣完全地完美的執行所有的指令達成指揮官想要的結果——這也是大部分紙上談兵出口成章總是能夠在和平年代里頭談得頭頭是道的年輕貴族軍官之流,一旦踏入戰場就死無葬身之地的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

    ——他們除了會計算數字和安排兵力對比這些戰略上的東西以外就不會其他任何,他們不了解自己手下的士兵,只是將指令發布出去就等待著他們完美地執行。傳令兵是否將消息及時送達了?右翼的部隊是否知曉要和左翼齊頭并進?——總喜歡玩花式戰術異想天開的戰略的結果就是對于士兵的各種要求太過嚴苛,如此導致的進一步后果就是在戰略層面上的容錯率大大下降。

    過分取巧過分精妙的計劃一旦有某一環節出現錯漏就會導致全盤皆輸——常勝之將無需奇跡這句話所指的就是這種情形,雖說大部分普通人甚至是學者所津津樂道的永遠是某幾場出彩的以少勝多創造奇跡的戰役,但人類幾乎等同于本身歷史長度的戰爭史當中更多出現的還是眼下正在艾卡斯塔的南部所發生的這樣平凡無奇的戰爭。

    明面上平凡無奇,但卻在細節之中,能夠瞧見其真章所在。

    如同萊斯基大公這樣的優秀指揮官懂得自己麾下的士兵,這位在亞文內拉生活了21年的洛安老人是真正意義上的融入到了人民之中。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不單指的是對敵人,在對上自己麾下的士兵時,懂得他們的需求和他們的能力所限,掌握大局穩打穩扎,也是一項極其重要的能力。

    你要讓這些農民出身的亞文內拉民兵去做騎士的活,他們是肯定做不到的。同理,你要讓一個騎士屈尊去做農民的事情,即便亞文內拉北部的大部分貴族都和平民更加地接近了他們或許能夠放下自己的面子,讓這些養尊處優的人去做這樣的事情,效率也會極為地低下。

    好鋼要用在刀刃上,這龐大的十萬人有余的軍隊不只是單純的數字那么簡單。其中夾雜了曾經的奴隸,來賺口飯吃的傭兵,亞文內拉山民獵人,歸順的洛安人,逃亡的西瓦利耶難民以及貴族騎兵和軍士等各色人等,這些人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社會地位甚至還有語言交流溝通方面上的問題,要讓他們全部為了同一目標齊心協力是極為困難的事情——除非你足夠了解他們,說著他們的語言,并且明白他們所擅長的事情。

    傭兵和山民的獵人長弓手們被安排充當斥候發揮他們的多面手角色和輕便迅速的特性,分散成十幾個小規模的中隊形成左右翼最遠甚至已經進入了道沃夫博格領地的一些村莊的周圍。貴族騎士和軍士被打散分編成了整支大軍當中的百人千人和萬人規模的隊伍的領導者,維持秩序,普通的亞文內拉人和沒有多少戰斗能力的西瓦利耶難民除了成為主要的步兵來源以外還會干各種各樣的雜活——至于那些歸順的洛安人,艾卡斯塔平原或許沒有足夠的騎兵,但戰馬卻是有著很多的。洛安人曾經的重騎兵也相當有名,作為戰斗種族年長的經歷過衛國戰爭時期的人基本上個個都會騎馬,于是萊斯基大公給他們頒發了一個最重要也最辛苦的任務——傳令兵。

    在亞文內拉和西瓦利耶這兩個地方居住了這么多年的他們基本上也都會說這里的語言了,加之以洛安民族堅忍不拔的個性,將他們作為傳令兵指揮協同部隊前進并且將前哨關于伯爵領地當中軍隊和平民的動向的事情及時匯報回來,顯然正如同我們前面所說的那般,是將好鋼用在了刀刃上。

    如是的準備還僅僅只是初步,布置好大局并且確保信息能夠及時傳播開來在相當程度上證明了萊斯基大公所擁有的軍團戰爭戰略級別的指揮經驗,加之以我們的賢者先生,愛德華一方的軍隊在數萬人乃至十數萬人規模的指揮上面相比起亞希伯恩二世那邊擁有一種天然的優勢——當然這前提是奧托洛那邊并沒有派出一位同樣優秀的指揮官。

    永遠不要輕易地否定這一可能性,雖然為了維持亞文內拉的主權不暴露給帕德羅西人而且奧托洛的這支秘密部隊是等同于拋棄性質的,但其中是否會存在優秀的指揮官這件事情因為情報的不確定性仍舊是一個疑問。低估自己的對手驕傲自大是一種萬萬不得的行為,不論萊斯基大公也好我們的賢者先生也罷他們都早過了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的年齡,歲月累積下來的智慧讓周遭包括米拉和愛德華還有明娜莉娜等一眾人等在內都是獲益良多,在這之后這些年輕一輩的亞文內拉和洛安的生力軍迅速地吸收學習,也必定能夠應對往后會再度出現的挫折和挑戰——

    但讓我們話歸原處,十萬人規模的軍隊調動起來已屬不易,而如何利用好這一優勢不令他們變成劣勢萊斯基大公自然也是有著自己的一套方案。供養這些軍隊所需要的后勤負擔是極為龐大的,在出發前購買好的物資和補給僅僅只能維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雖說打算抓緊時間速攻,但很可能會發展成圍城的戰斗的眼下,做好充足的后勤工作才能夠保證士兵的戰斗能力。

    因而在萊斯基大公和亨利的共同建議下,愛德華王子決定抽調出兩萬五千名民兵,直接作為專業的后勤人員,負責各種各樣的工作。

    ——在過去艾卡斯塔迎擊西瓦利耶軍隊的時候他們不需要這么做,但這一次或許會直接打到王國的最南邊,長距離的遠征專業的后勤保障人員極其重要。與其等到到時候臨時抱佛腳,倒不如現在就安排好,讓那些廚師、伙夫馬夫還有庖丁出身的民兵們去做他們最擅長的事情,供養起這支規模仍舊在日漸龐大的軍隊。

    而除了這支聲勢浩大的專業后勤部隊以外,愛德華麾下的重裝騎兵和精銳弓箭手部隊被布置在了中段的位置作為本陣的主力,而他們的更前方一萬有余的下級傭兵和有過一些戰斗經驗的普通民兵組成的步兵陣列則是真正的先鋒。在這些人作為隊伍警戒著遠處道沃夫博格可能前來的攻擊時,拉著馬車與牛車,余下的農民們跑到了東面的普洛塔西亞森林那里,開始砍伐起樹木來。

    攻城的戰斗需要大型的器械,他們在為投石車和云梯做準備,而忙忙碌碌的這一切都被待在城堡當中的伯爵所注意到,此等規模的軍隊卻盡然有序地行動起來證明他們擁有一群相當優秀的領導、軍官和士官——這是所有的西海岸人都未曾見到過的戰爭模式,這是洛安人在與拉曼王國和奧托洛帝國的斗爭當中學習并總結出來的真正的專業戰爭。

    它不是貴族以武力和裝備擊潰敵人,只講究騎兵沖鋒和一定程度上的正面對抗戰術戰略技巧,其他的全憑戰士個人能力的傳統的小王國戰爭。這種將軍隊劃分為一個個縝密的小隊中隊大隊軍團并且派遣有能力的人指揮的行為只有過去的拉曼帝國和如今的三大帝國才能夠見到——這是正規軍隊而非以貴族騎士為主的作戰方式。

    這是——亞文內拉的未來。

    道沃夫博格伯爵遠遠地注視著這一切,他的心里頭有某些東西正在產生動搖,但同時源遠流長的家訓和受到的教育又像是這城堡本身一樣控制著他。

    “希望和,責任啊……”表情剛硬的中年人長長地嘆了口氣,而另一側愛德華麾下的軍隊則迅速地繼續做著他們的戰前準備。

    要進行攻城和攻堅類的戰爭,斷絕守軍的糧食和飲水補給是最好的手段,但雖說道沃夫博格領確實處于加爾里爾河的下游,要令這條最寬處可達九千米一直流通到南境城邦聯盟的西海岸最大河流斷流,亦或者在其中下足量的能夠使得守軍的水源受到污染無法使用的毒藥,這個挑戰甚至比直接攻下城池都要來得巨大。

    更別提道沃夫博格領地的內部如今也仍舊存在有數萬的平民,愛德華若是做了下毒這種事情他們必然也會受到牽連,先不說這件事情必然會使得他失去現如今軍隊民兵的人心支持,首先他本人就無法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不過無法斷絕加爾里爾河,這個優秀的環境資源他們也是必然不會放過的——亞文內拉人自古以來就懂得利用加爾里爾河的流水來運輸砍伐下來的木頭和一些物資以及捕撈水產,而深諳這些人民勤勞天性的亨利和萊斯基也自然選擇了善用資源,除了被砍伐下來制作攻城器械的原木就這樣順流而下節省人力地快速運輸過來以外,他們甚至還開始了船舶的建造。

    這一點令查爾斯還有愛德華等等一批亞文內拉的貴族都是大開眼界,正如我們前面所提到過的加爾里爾河蜿蜒直下從艾卡斯塔平原深處的坦布爾山脈山腳下延伸在亞詩尼爾附近轉地下暗河成為肉眼可見的河流,而它一路直直流到亞文內拉的最南端在斷戈峽谷的附近才重新轉入地下,若能夠將部分物品置于船舶上順流而下的話此等規模的軍隊南征后勤和人員負重上面的負擔會小上許多。

    老前輩就是老前輩,觀察力敏銳善用資源這方面年輕又缺少經驗的亞文內拉人只有學習的份兒。整個主賬之內所有的其他人都只是學生,唯一能夠和萊斯基對等交流的也就只有我們的賢者先生,而他們二人的一舉一動都被所有的人牢記在心,認真地學習。

    這種端正而又謙虛的態度令萊斯基大公贊許不已,要知道雖說他擁有大公之名是個傳奇人物,但那也是二十一年前在坦布爾山脈的另一端發生的事情了。如今的他體力上已經弱化了許多,看上去只是個垂垂老矣的老人,又加之以洛安人的壞名聲,這些亞文內拉的貴族在學習新事物的時候能夠端正態度,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還沒有學會就開始先提反對意見,令他是愈發地喜歡。

    “投石機是十分有必要的存在,同時原木陣地的巨盾也是,作為掩護長弓手和步兵繼續推進的重要防御,只要人力和時間允許的情況下必須制作充足的數量。”萊斯基這樣說著,愛德華和其他等人點了點頭,而亨利指了一下地圖上狼堡的東北方向,開口說道:“如果我是伯爵的話,我會選擇派出騎兵從這里出發,借助前方小鎮作為掩護,繞道側襲,侵擾左側步兵陣列,擊潰,并且阻止我們的前進。”

    他說道,這次換做萊斯基和其他人點了點頭,有無畏之名卻顯得十分穩重謹慎的大公補充道:“他們的目的不會是徹底打贏我們,狼堡的伯爵善于防守戰以及為保守的名聲即便是老朽也有所耳聞,加上有城堡這樣一個優勢存在,他不可能甩開這些派出寶貴的兵力到外頭浪費,畢竟即便騎兵再怎么精銳,他們也擁有人數上壓倒性的劣勢。”

    “所以他派遣出來的騎兵,目的只是擊退我們避免靠近城堡,憑借城堡強大的火力和防御能力,撐到亞希伯恩二世的援軍趕來。”萊斯基大公這樣說著,而愛德華還有查爾斯這些了解狼堡伯爵的亞文內拉高層貴族都點了點頭:“那么只要派遣出騎兵封鎖左翼,避免他們的騎兵攻擊即可?”

    “嗯,是這樣,”亨利點了點頭,接著說道:“不過這只是簡單的部分。”

    “困難的地方在于,要如何抓緊時間又不令城堡破損過于嚴重兵力損失嚴重,就奪下狼堡。”

    “是啊,只能這樣做了。”萊斯基大公蒼老干瘦指甲發黃的手指點了點狼堡正門口為了能夠讓城內騎兵突擊而刻意余留的一大片空地。

    “我們給他們來一個,聲東擊西。”(未完待續。)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买马生肖表2018年资料 金牛棋牌预约 四川福彩中奖后在哪里领 真钱诈金花苹果版 鼎汇彩票首页 l北京快三开奖 26选5开奖走势图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 赛马会料免费料491 广东时时彩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