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十二章 立意!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老板笑了笑,沒有絲毫被激怒的感覺,他只是覺得有些好玩。

    一個人的氣質以及一個的氣場,往往比他的話語更有可信度。

    “嘶啦…………”

    清脆的聲響,帶著些許的綿長,像是蛇蛻皮一樣,他開始撕去自己身上的皮。

    與此同時,老板的身形骨架正在慢慢地縮減,體格也在緩緩地瘦削下來,像是一個氣球破了一個小洞,正在慢慢地放氣。

    周澤現在終于明白那碗面為什么會煮得這么爛了,

    對方這種“變身”,確實需要耗費一些時間。

    穿著還是老板的衣服,系著圍裙,但對方的那張臉,則變成了一個略顯青澀的青年。

    青年嘴角含笑,媚態天成,尤其是眼角延展出來的弧度,像是能夠撓到身邊男女心癢癢之處,恰如其分,恰到好處。

    一個男人,用“媚”來形容,是有些違和的,但有些男人,確實是媚骨天生,諸如古代帝王之流,喜好男風者不計其數,原因也的確是在于,有些男人,比女人更像是女人。

    “我好看么?”

    青年問周澤。

    周澤感到自己剛剛吃面后壓制下去的惡心感再度襲來,略有歉然地擺擺手,然后捂著自己胸口,做出一副我不能吐的姿態。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周澤很懂得珍惜糧食,尤其是被自己好不容易吞下去即將消化成自己體內能量的糧食。

    青年在旁邊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他手里拿著一只打火機,隨意地打著轉兒。

    他在打量著周澤,因為周澤發現了他,他自認為自己的模仿渾然天成,又是在這小食飯館的場所,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

    最重要的是,

    他模仿的是他自己的爹媽。

    自自己年幼開始,他就在觀察自己的爹媽,爹媽的一舉一動,一縷縷神情,早就銘刻在心。

    “你是怎么發現我的?”青年忍不住了。

    “你不是鬼?”

    周澤也是同時發問。

    青年微微皺眉,他以為周澤在諷刺他,說他裝神弄鬼。

    但實際上,周澤是從一開始就把他當成鬼的。

    周澤不想管閑事兒,一個前不久還在為一個冰柜的錢范疇的人,周澤不認為自己有那個資格去管閑事兒。

    但這個閑事兒不管又不行,

    閑事兒就發生在自己的隔壁。

    所以周澤覺得,不管怎么樣,還是先把事情戳破就好,好解決的,自己就解決了,不好解決的,大不了自己再搬家。

    “你的指甲。”周澤說道,“我這個人,對指甲有些敏感。”

    老板娘將面條端送到自己面前,

    老板親自給自己遞煙,

    指甲,都呈現在自己面前。

    雖然手指粗細白皙老繭程度各不相同,但指甲蓋上的紋路,是一樣的。

    而這陣子,周澤對指甲更加注意,不光是對自己的指甲,也包括別人的指甲。

    青年目光微微一瞇,悵然若失,細節,做得不到位。

    雖然自己有著懈怠的意思,但只要被發現了,則確實是自己的紕漏。

    “你真的不是鬼?”周澤又問道。

    如果是人的話,那就真的有些夸張了。

    其實周澤見到的鬼并不多,撇開在地獄里的那段旅程不算的話,在陽世間,他所見到的鬼真的是屈指可數。

    “畫皮,是我家祖傳的技藝。”青年站起身,伸手抓住了周澤的手,將其放在了自己胸口位置,“只不過,已經斷代了好多輩了,也就到我這一代時,才能重新撿起來。”

    這個動作有點曖昧,也有點破格,但周澤還是下意識地用手捏了捏。

    周澤絕不會認為是因為林醫生一直不讓自己睡導致自己現在對男人產生了興趣,

    當然,眼前這個男人,的確比女人更媚,這的確是事實。

    “沒骨頭?”周澤臉上露出了意外之色,“不對,是軟骨病。”

    軟骨病又稱佝僂病,因鈣缺乏使骨骼鈣化發生障礙,骨質變軟而易變形,周澤以前是個醫生,自然知道一些,但正如哪怕一種感冒也分很多種情況很多不同的病理一樣,軟骨病也有著很多細分的類別,而眼前這位青年,他則應該是一種極端。

    相傳,春秋野史上有記載,魯國的一位王子就身患這種病,人若無骨,身體嬌柔,能夠像人一樣行走,也能夠類似蛇一樣爬行。

    “你可以理解成這是一種遺傳病,需要一定的概率才能表現出來,之前我家里往上很多代都練不成畫皮,是因為他們沒得這種病,而我……”

    青年笑了笑,沒繼續說下去。

    “所以,你真的不是鬼?”周澤還是不死心。

    “我叫許清朗。”青年很嚴肅地回答。

    “你模仿的又是誰?”周澤問道。

    “爹,娘。”

    周澤愣了一下,面露苦笑。

    得嘞,

    這誤會大了。

    之前吃完面后,林姐姐離開,周澤想著捅破窗戶紙,故意拿話激他,結果沒成想,居然是人家沒事做在這里玩角色扮演,追思自己的亡親。

    但在周澤之前的視角,他只是想當然地認為,這是一只鬼,類似“畫皮”故事里的鬼,殺了人,扒了皮,還在“沐猴而冠”。

    “那……不好意思了。”

    拿你媽打趣,還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沒生氣。”許清朗說道,“但我很好奇,你一直把我當鬼,是個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

    “你見過鬼?”許清朗問道。

    “我就是一個鬼。”周澤看著許清朗,很認真地說道。

    表情嚴肅,神色莊嚴,

    掏心窩子啊。

    許清朗面色一滯,

    然后抑制不住地發出了“噗”的笑聲,

    看向周澤的目光,

    宛若看一個智障。

    周澤點點頭,有時候,就是這樣,你告訴他真相,你以為你在逗他,他反而不信。

    “不管怎么樣,不好意思了,對了,我還想問,那人皮,是真的人皮?”周澤好奇道。

    “魚皮。”許清朗回答道,“加工,繪畫,制作而成。”

    “那你賣什么面啊。”周澤有些不能理解,“我聽說赫哲族的蛇皮衣服一件能賣不少錢,當藝術品賣的,你這個,應該更值錢吧?”

    “祖傳的東西,拿來牟利,我做不到。”

    “那你應該很有錢。”周澤說道。

    “家里,剛拆遷。”許清朗沒直接回答,“分了二十幾套房。”

    “…………”周澤深吸一口氣。

    所以,世界就是這樣不公平,他上輩子在醫院工作,辛辛苦苦也沒掙幾個錢,而人家隨隨便便,就是二十幾套房。

    通城不比上海,但房價也接近萬多一平了。

    拆二代,羨慕啊。

    周澤搖搖頭,“你以后還要繼續下面條?”

    “你以后還會繼續賣書?”

    二人又同時問了對方問題。

    “暫時看著吧。”周澤回答。

    “我也一樣。”

    “那,回見,對了,你家酸梅汁還有其他口味么?”周澤對這一點很好奇,“比如苦瓜味的?葡萄味的?”

    “有秘方,可以做。”許清朗很實誠。

    “很好。”周澤伸手在許清朗肩膀上拍了拍,

    娘的,

    跟棉花一樣,

    軟綿綿的,是真的柔弱真沒骨啊,這要是抱在懷里躺床上…………

    周澤馬上在心底搬出林醫生剛洗完澡穿著睡衣出來的畫面,強行鎮壓自己那段不和諧的思想。

    周澤走出了面館,

    許清朗走到了里屋,掀開了簾子,對里面掛著的那張女人人皮道:

    “媽,你說他真信了還是假信了?”

    女人皮輕輕搖曳,

    微微輕擺,

    像是在說,他沒信,

    也像是在說,她也不知道。

    ………………

    周澤回到自己店里,冰柜已經安頓好了,下面其實就得把徐樂留下來的破書店給整改整改了,一直讓它這么虧下去,也不是辦法。

    書店門口的牌子上掛著“徐樂書屋”,要多土氣就有多土氣。

    總之,這家書店在那家伙的手上,從上到下,由里到外,都流露出“鐵定虧本”的氣息。

    周澤坐到電腦前,嘗試了幾次登錄自己原本的QQ,結果都無法登錄,身份驗證根本過不了,申訴也基本沒辦法了。

    隨后,周澤只能出門打車出去,他打算換一個牌子,或者搞一副門牌對聯放這里。

    他認識一個開牌匾店的,專門做木雕牌匾生意,店主是個老人,老人經常給那家孤兒院捐款,當年周澤自己也是孤兒院一員時,老人就在捐款了,等周澤工作之后,老人和周澤一起捐款。

    那家牌匾店并不遠,就在狼山腳下,前后左右都是賣香燭的,就這家賣的是牌匾。

    只是,當周澤走進去時,卻發現店鋪里正在做大掃除,甚至連牌匾都被拆了下來。

    一個中年男子在那里指揮著工人忙活。

    “你是?”對方看見走過來的周澤問道。

    “我找趙老先生。”周澤說道,他對那位老者,很是尊重。

    “不好意思,我爹上個月剛走。”中年人回答道。

    “走了?”周澤有些意外,也有些傷感,他和趙老其實不熟,只是彼此知道對方這么一個人而已,也因此,人家葬禮沒通知到他也很正常。

    況且,可能對于趙老家里人來說,趙老一直將打牌匾的收入捐出給孤兒院,他們自然對孤兒院沒什么好感,甚至不會去通知孤兒院葬禮,生怕孤兒院再上來找他們要錢。

    “你是來訂做匾額的?”中年男子問道。

    “嗯。”周澤點點頭。

    “我們家,不做了。”中年男子歉然道:“以后,賣香燭了。”

    狼山是佛教十小山之一,哪怕吸引不到外來游客,但本地人逢年過節地去燒香拜佛,也足夠讓坐落在山腳下的店鋪商家們大賺一筆了。

    這也是一種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那可惜了。”周澤有些遺憾。

    他打算去老先生墓碑前看看。

    “不過家里還有幾塊我爹以前打的匾額,賣不出去的,也不知道我爹刻那幾個匾額做什么,也不是人訂做的,你要是喜歡,便宜點出給你。”中年男子本著賣廢品的心思打算處理掉了。

    “好,我看看。”周澤同意了。

    跟著中年男子走到了后面小院子里,中年男子打開了一間庫房,開了燈。

    里面放著一些雜物,包括趙老先生做工時的器具,雜亂無章地堆放,意味著子孫后代是不打算繼承這門手藝了。

    現在大家都做能發光的牌面,誰還愿意用這個?辛辛苦苦的,還賺不來什么錢。

    “呼…………”中年男子對著地上的幾塊牌匾吹了一口氣,道:“你看看吧,兩百塊一副,看上就可以拿走,沒看上就算了。”

    顯然,中年男子對能否把這幾塊牌匾給出掉,不抱什么信心。

    周澤走過去看了看,

    第一副牌匾上寫著: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周澤搖搖頭,中年男子嘆了口氣,知道這塊匾額沒戲了。

    下一副寫著:

    “人知鬼恐怖,鬼曉人心毒。”

    周澤微微一愣,他對這個,有點敏感。

    中年男子這次沒嘆氣,因為他知道直接沒戲,誰家開店吃飽了撐的在門口掛這個?

    第三副:

    “姑妄聽之,如是我聞。”

    周澤笑了,

    中年男子看著周澤笑了他也笑了,

    總歸有一個滿意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 腾讯分分彩人工内部计划 山东十一夺金走势图 长生劫集市赚钱攻略 飞艇计划软件苹果 1516赛季英冠积分榜 广东女子曲棍球队 广东快乐十分人三计划 正规彩票倍投能赚 大唐炸金花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