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二十四道疤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周澤閉上眼,他是睡不著的,但他喜歡那種靠著玻璃窗的沙發躺下享受陽光沐浴在自己身上的感覺。

    上輩子的自己總是無時無刻地在上班,在手術臺邊運作,很難停歇下來,這輩子,倒是能夠補全回來了。

    白鶯鶯聽了周澤的解釋后,像是懂了,又像是沒懂,但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周澤其實對此早就有了預知。

    也因此,老板才不會糾結于那剩下的八百萬尾款,不,其實應該是因為老板知道那個女人不會有好下場,所以懶得去找那個女人討要了,要也要不來。

    白鶯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頭發,跺著腳走到了吧臺那邊。

    老道正在跟猴子一起吃著花生米,自己一顆猴子一顆,一人一猴吃得津津有味,先前周澤和白鶯鶯解釋時,老道也在旁邊聽著,聽完后笑笑走開了。

    “老道,問你個問題,剛老板說的東西,你懂了沒有?”白鶯鶯伸手推了推老道的肩膀。

    “啥?”老道扭過頭,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白鶯鶯,然后道:“剛老板不是和你解釋過了么。”

    “我沒完全懂。”白鶯鶯深吸一口氣,又重重地吐了出來。

    別看老道看起來很老,但他還沒自己一半大,白鶯鶯覺得自己在一些事情上還沒他看得通透。

    這其實也是自然,白鶯鶯雖說兩百歲了,但大部分時間都是躺在棺材里,只和白夫人的鬼魂說話聊天,所以本質上,她還保持著十六七歲少女的純真。

    “其實吧,這事兒很簡單,就像是女媧為什么要殺妲己一樣,圣人嘛,自然得光輝圣潔的,怎么能有污點呢?

    所以,妲己無論是完成了任務還是沒完成任務,其實她注定是要死的,要想讓商朝覆滅,不殘害忠良不魚肉百姓還能怎么辦?

    要知道封神榜里,哪怕紂王無道,但幫他的神仙和勢力也不在少數,姜子牙打得也不是很順暢,所以,妲己絕對是最好的隊友。

    但,實際上,從派出妲己開始,妲己就已經被判了死緩了。

    古代多少上位者都是這般對待自己手中的刀的,當上位者需要時,這些刀去幫他們解決掉自己所不想看到的人,等任務完成后,就狡兔死走狗烹了。

    把刀給折斷,給天下人看,

    看,

    罪惡份子已經被偉大的我給處決了,我還是這般的純潔和一塵不染。”

    “那這個女人?”

    “老板不是說在房子里發現什么陣法還有那半截蛇干么?

    那就是那個女人放置的唄,老頭這么有錢,為什么最后要住到祖宅那邊的房子里去?房屋的設計和布置又經過誰的手?

    很明顯,老頭是被坑到了,雖然他也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但就事論事來說,有人把他一步一步地拉入了陷阱。

    海里的那條蛇就算沒出問題,它想跑到陸地上來復仇也難,更別說它已經出了問題了,所以,有人牽線搭橋,這是肯定的,那么是誰牽線搭橋呢,只有那個女人最合適了。”

    “她是那條蛇的幫手?”白鶯鶯說完又搖搖頭,“不對,老板和那條蛇有協議,不殺那個女人,那條蛇當初是答應了的。”

    老道看了看那邊還在“假寐”的周澤,道:“不是什么蛇啊蛇的,這事兒就很簡單,海神老爺看那個老頭不爽,也不知道是因為老頭早些年發家時是不是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兒,或者是打著海神的名義做了很多骯臟的舉措,那老頭不是做海上走私的么?

    所以,那個女人就像是海神派出的妲己,甚至,貧道都覺得那個老頭之所以自私到非人能理解的程度連自己一家老小都能咬牙去獻祭,可能正是受到那個女人的蠱惑也說不定。

    或者,再換個可能,海神老爺看那那條蛇不爽,覺得那條蛇成精的話可能會影響到自己,所以做了一個局,給那條蛇也順帶坑一下,最后那條蛇不惜身死道消也要來陸地上報仇,海神老爺也是樂見其成。

    總之,不管咋樣,那個女人必須死,她死了,海神老爺就還是那個海神老爺,繼續保持著自己的偉大圣潔。”

    “那,那個女人真的好可憐哦。”白鶯鶯嘆息道。

    “沒啥可憐不可憐的,這就是命,變不了的,你看,老板都看開了。”

    周澤在這個時候站起身,看了一眼那邊正在嘀咕著的老道和白鶯鶯,走上了樓。

    推開臥室的門,周澤走到窗口邊,點了一根煙,在窗臺位置,有一張畫軸,這是那天之后的第二天,周澤讓老道去買回來的。

    老道也是費了好大一把勁才算是找到了同款的海神畫像,畢竟家里掛他的人家還是太少太少。

    周澤伸手攤開了畫卷,

    對著畫看了許久,

    最后,

    他拿出打火機,將畫紙的一角點燃,然后放在窗臺上的防盜窗上,看著它慢慢地燃燒成灰燼。

    “你在傷感什么。”

    小蘿莉的聲音自周澤身后傳來。

    “進門前,不知道敲門么?”周澤有些不滿地說道。

    biu!

    小蘿莉的身形出現在了門外,然后敲門。

    “咚咚咚……”

    “進來。”

    biu!

    小蘿莉的身形又出現在了屋內。

    “你燒的是誰的畫像。”小蘿莉問道。

    “不需要你管。”

    “好,我不管,我來是因為收到了那頭蠢僵尸給我的信息。”

    “我說的是明天。”

    “但他今晚就會去上海,然后晚上十點的飛機回日本。”小蘿莉提醒道。

    “這件事,你怎么之前沒通知?”

    “我也是剛剛才查到他訂的機票信息。”小蘿莉一副我已經很快的樣子。

    “那他現在在哪里?”

    “三處藏身點之一吧,以前他都是一天一天的輪流轉,但是今天,我不確定他是否會繼續按照規律。

    不過,我覺得,他在其中一個位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為什么?”

    “因為我在跟蹤他時,發現那個地點的屋子里,總能感應到另外一種匪夷所思的氣息,雖然很微弱,也不值一提,但和另外兩個地方有著一些特殊性。

    他既然準備回日本,想來是要帶一些東西回去的,比如他最成功的研究成果?”

    小蘿莉說完,后退了兩步,對周澤道:

    “總之,你決定。”

    “喊上鶯鶯,你和我一起去那個地方。”

    “好。”

    周澤換了一身黑色的衛衣走下了樓梯,同時對著白鶯鶯喊了一聲,白鶯鶯馬上跟著一起過來坐進了車里,連去做什么都沒問。

    等到白鶯鶯坐進車里后,發現坐在自己身邊的小蘿莉,小蘿莉這次明顯只是帶著靈魂體來,并沒有帶著肉身。

    “蠢僵尸,你哪天被人賣了都不知道。”小蘿莉嘲諷道。

    “你嫉妒我。”

    “誰蠢到那個地步會去嫉妒你?”

    “你就是嫉妒我。”

    “我才不會嫉妒你!”

    “你還是嫉妒我。”

    小蘿莉不說話了,她覺得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爭論下去實在是太愚蠢了。

    周澤拿出手機,對小蘿莉道:“給我地址。”

    小蘿莉報出了地址,周澤定位成功后,發動了車子,才開出去沒多久,就有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周澤本想直接掛斷,但一看是許清朗的,就直接接了。

    “喂,你那里怎么樣?”

    “老頭家,一共有多少口人?”

    “你問這個做什么?”

    “你回答我。”

    周澤閉上眼,回憶了一下,道:“加上老頭是二十四個。”

    …………

    而在附院的搶救室里,許清朗一個人坐在過道的長椅上,他垂著頭,看著地上的瓷磚。

    終于,醫生走了出來,警察也走了過來。

    應該是因為燒了紙錢避免了很多周折和麻煩,醫生和警察都沒來詢問許清朗關于女人死亡的事情,當然,在這件事上,許清朗本就沒什么嫌疑,因為女人在自殺前就在自己的社交軟件上留下了遺書自拍。

    這自殺,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看著護士將擔架車推了出來,上面還蓋著一條白色的布單,許清朗站起身,走到了擔架車前,道:

    “我想再看看她。”

    兩個護士對視一眼,誤以為許清朗和這個服毒自殺的女人是情侶關系,猶豫了一會兒,也就點點頭。

    許清朗掀開了布單,看著女人清素的臉,她還是那么的漂亮。

    許清朗見識過她在床上的風情和浪漫,

    但現在,人已經涼了。

    談不上傷心,也談不上多難過,只是有一點點的失落和唏噓。

    許清朗抓起女人的手腕,看著她手腕上的傷疤,手指在上面輕輕地摩挲過去,一道一道地數著,這些傷疤,應該是從近倆月開始,一個一個地劃上去的。

    她似乎是一直在準備著,也在做著最后的倒數。

    許清朗抬起頭,走到樓道窗口邊,推開窗子,讓風吹進來。

    他覺得自己不應該去傷心什么,也不值得為那個躺在那里的女人去可憐什么,但人就是這種感性的動物。

    她做過什么,她對別人做過什么,她是什么身份等等,

    但她和我上過床,就本能的會有一種好感和親近感。

    長舒一口氣,

    許清朗下意識地掏出煙,想到這里是醫院,就又放了回去。

    剛剛他數了,

    女人手腕上,

    有,

    二十四道疤。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腾讯网球新闻 河北11选5走势图 代理3C产品能赚钱吗 11选5胆拖计算器 河北11选五计划在线 滴滴代驾赚钱不 彩名堂计划app客户端 组三组六全包稳赚 百练赛会不会一直输 北京pk1o计划稳定全天免费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