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兩百六十三章 就你皮!(第五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沒有任何的鋪墊,

    也沒有任何的征兆,

    黑影就這樣忽然地出現了,

    帶來它的理想,帶來它的道理,

    也幾乎,

    差點給整個書屋,

    帶來滅頂之災。

    如果書屋最后只剩下了周老板一個光桿司令,

    那書屋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

    或許,

    這就是生活,

    這就是人生,

    哪怕你已經死了,

    哪怕你是一個鬼差,

    也逃不出這種宿命。

    只要你還“活著”,

    那就得隨時準備接受生活給你帶來的驚喜,

    又或者,

    恐嚇!

    周澤的目光很是平靜,這不是先前的那種狂烈的憤怒,這是一種真的平靜,因為此時的周澤,并不是原來的周澤。

    就像是一群孩子,他們在激烈地玩著彈珠游戲,大眼瞪小眼。

    這時候一個大人參與進來,

    這已經是很羞恥的一件事了,

    如果你還跟著一起大眼瞪小眼,

    艸,

    還要臉么?

    身體慢慢地開始干癟下去,但這次干癟的程度并不深,整個人基本還維系了原本的模樣,只是嘴角的獠牙變得越發得深沉。

    “恭喜你,你惹怒了我,所以,我將對你,替天行道!”

    “啰嗦。”

    周澤用自己的長指甲,輕輕地掏弄了一下自己的耳朵,而后彈了一下。

    “嗡!”

    黑影在原地消失,

    毫無征兆!

    然而,

    周澤卻忽然伸手向前一抓,

    就像是隨便地揮舞了一下而已,

    但就在下一個剎那間,

    黑影就像是主動把自己的脖子送到周澤掌心一樣,出現在了周澤面前,脖子也送到了周澤手中。

    “咔嚓!”

    干脆,

    利落,

    沒有和黑影一樣多嗶嗶,

    也懶得瞎扯什么替天行道講道理,

    周澤就這樣捏斷了黑影的脖子,黑影的身體緊跟著一起扭曲,而后摩擦出了火化,直接燃燒了起來,化作了漫天的火星,剎那芳華。

    之前,

    黑影的速度快是快,但他的行動早就被周澤看穿,甚至可以玩一出守株待兔的把戲。

    不光是在戰略上,在戰術上,周澤也對他進行了藐視。

    然而,

    一張人皮沒了,

    下一張人皮馬上就又出現了。

    黑影再度走出,出現在了周澤的左側。

    周澤的耳垂輕輕動了一下,

    他在聽,

    在分辨,

    就像是木偶戲,不管木偶多么活靈活現,但至少也是有一根線在背后操控著它們。

    不找到這根線,

    你只能不斷地毀掉他的人皮,

    誰知道這家伙的存貨到底有多少?

    輕輕砸吧了一下嘴,

    只是確定了一個大概方位,

    沒聽清楚啊。

    周澤輕聲自言自語,而這時,簫聲響起。

    簫聲,

    幾乎成為了今晚的主題曲,像是一道無形的夢魘一樣,籠罩著書屋每個人的頭頂,帶來壓抑和恐怖。

    周澤站在原地,

    一動不動,

    但是眉頭微蹙,

    “這聲音,

    有點煩人啊。”

    緊接著,

    周澤的兩顆獠牙開始對碰摩擦起來。

    “咔嚓…………咔嚓…………咔嚓…………”

    這就是磨牙的聲音,

    不少人睡覺時都有磨牙的習慣,很普通,也很常聽見。

    面對這令人恐怖的簫聲,

    周澤開始了磨牙。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簫聲宛轉悠揚,九轉千回,扣人心弦。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磨牙聲,額,還是磨牙聲,沒有什么節奏,好像純粹就只是在磨牙。

    這似乎像是一種很不協調的對抗,一種有些異想天開的對抗,

    但漸漸地,

    隨著玉簫上傳來的一聲嘣脆之音,

    它的上面,

    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紋!

    “咔嚓…………咔嚓…………咔嚓…………”

    周澤繼續磨牙,嘴角帶著笑意,像是在咀嚼著口香糖,又像是在旁邊看戲。

    “咔嚓…………咔嚓…………咔嚓…………”

    這不是磨牙的聲音,

    而是玉簫接連不斷出現裂紋的聲響,

    帶著一種令人心悸的氣息。

    “噠!”

    周澤猛地一咬牙,

    兩顆獠牙最為激烈的一次對碰之后,

    玉簫徹底崩斷,分為了兩截!

    黑影整個人幾乎呆滯住了。

    而后,周澤出現在了黑影面前,黑影甚至沒有抵抗,直接被周澤洞穿了身體,

    隨即,

    撕裂!

    “嘶嘶…………”

    周澤的耳垂再度微微搖晃,

    聲音,捕捉到了啊。

    藏在那里么?

    第三道黑影很快地就出現了,

    但是他出現后就茫然了,

    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對手,

    那個鬼差,

    已經不在這里了。

    因為周澤已經出現在遠處街角的一個垃圾桶旁邊,

    對著這個垃圾桶直接一腳踹了過去!

    “砰!”

    垃圾桶直接炸裂,里面的一個人跳了出來,硬吃了周澤一腳。

    這個人穿著綠色的舊外套,身材很是佝僂,臉上貼著一張白紙,但應該是一個老者。

    白紙上有兩個洞,正好可以讓一雙眼睛露出來看見外面。

    “你到底是誰,你不是鬼差!”

    周澤沒回答,

    他沒興趣跟一個將死的人去玩什么對話游戲。

    沖過去之后,

    就是簡單干脆地……平推!

    周澤的身體撞擊在了老頭身上,老頭身體開始后退,撞破了一堵墻,但沖勢不減,又撞破了一堵墻,隨后是一連串的墻!

    可以想見,第二天那些人來上班營業的時候,應該會對自家店面跟隔壁店面被認為打通這件事感到驚駭莫名,或許還會思考到底是何方的盜竊集團,竟然如此囂張!

    黑影出現,落在了老者身后,二人移花接木,老者向另一側挪移開,黑影則是再度崩裂。

    二人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破碎的路燈下,

    隔著小馬路,

    對視著。

    “你到底是誰!”

    老者又在開始問了。

    周澤還是沒理會,再度沖了上去。

    老者的身體在此時忽然膨脹了起來,一張張紅色的符紙自他袖口飄散出來,貼在了他的身上。

    “打倒%¥#@%切%%蛇神!”

    大吼之下,

    老者的氣力像是忽然得到了一種加成。

    這是一種迷信,也是一種執念,甚至,可以說是一種信仰。

    老者為什么說話做事總喜歡去講道理,擺正道,因為他需要維護這種信仰,這是他的根本,甚至是他存在的意義,也是他力量的源泉。

    哪怕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但這種形式,這種流程,這種臉皮和口號,還是必須要喊著,而且要喊得響亮,喊得動聽,甚至把自己喊催眠。

    “砰!”

    雙方的拳頭懟在了一起,

    “砰!”

    緊接著,

    又是一拳!

    “砰!”

    “砰!”

    “砰!”

    雙方連續拼了好幾拳。

    最后一拳對拼之后,

    周澤原地不動,

    而老者則是腳底摩擦出了火星,連續向后滑行了十多米,他的解放鞋甚至已經燃燒起來,化作了飛灰,馬路上也留下了深刻的凹陷痕跡。

    但周澤卻很不滿意,

    雖然他占了上方,

    但對方居然能和自己拼拳了,

    這讓他很不舒服。

    這時,

    他微微閉上眼,

    像是在自言自語道:

    “放棄對我的警戒,想讓我幫你殺掉眼前的人,就解除一切對我的戒備,讓我發揮得自由一點。”

    話音剛落,

    周澤臉上就露出了享受則,

    很顯然,

    周老板同意了,

    只要殺掉面前的老頭,

    虐殺他,

    報復他!

    周老板愿意付出一切代價,根本就不需要絲毫地猶豫!

    “嘶…………”

    周澤發出了一聲輕吟,

    他的身體迅速干癟下來,

    眼眸中的黑色濃郁得宛若墨汁一般不斷地蕩漾開去,

    同時,

    整個人慢慢地彎下腰,

    張開嘴,

    獠牙和舌頭,

    像是最完美和最和諧的搭配,

    整個人進入了他最喜歡也是最舒服的狀態。

    “吼!”

    一聲低吼傳來,

    周澤從原地消失。

    而這時候,

    老頭高呼一聲:“人間正道是滄桑!”

    身形也從原地消失。

    下一秒,

    雙方在中途相遇。

    隨后,

    就是:

    “砰!”

    “砰!”

    “砰!”

    “砰!”

    “砰!”

    不是之前那樣子的對拳,

    也不再試打得難分難解,

    而是周老板直接抓住了對方的腳踝,

    像是丟沙包一樣把老頭拉扯著在地上不停地狂摔!

    速度之快,難以想象!

    這種絕對的力量以及速度上的碾壓,

    更是連老者自己都沒有料到!

    …………

    “砰!”

    書屋二樓臥室,

    黑影崩散。

    腸穿肚爛的死侍跪伏在地上,身體只剩下輕微地哆嗦。

    許晴娘的臉慢慢浮出了水面,浴桶里全是他的鮮血,但他的胸口,還有輕微的起伏。

    …………

    “砰!”

    另外一邊的街道上,

    黑影崩裂,

    三道妖魂幾乎完全透明,只剩下一點點的光圈。

    老道躺在地上掙扎著抬起頭,

    露出了解恨的笑容,而后重重地把頭砸回了地上,昏迷了過去。

    小猴子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拿起陰陽冊對著那些妖魂,

    黑貓第一個回到陰陽冊里,

    八姑奶和黃阿三對視一眼后,也進入了陰陽冊,它們現在太虛弱了,離開了這里怕是連孤魂野鬼都能威脅到它們,所以不得不低下頭選擇重新進入陰陽冊,這也是為了生存!

    老山林里的動物們,自小在那個環境下長大,只要能活著,沒有什么是不可以屈服的。

    …………

    “叫你人間!”

    “砰!”

    “砰!”

    “叫你正道!”

    “砰!”

    “砰!”

    “叫你滄桑!”

    “砰!”

    “砰!”

    道路兩邊,被周澤砸出了兩個幾米深的坑,而老者的身體,早就已經血肉模糊,大部分地方白骨已經完全露了出來,當真是凄涼得很。

    “當年就算是…………泰山府君…………在我面前…………也不敢…………跟我…………談…………人間正道…………”

    周澤松開了手,

    爛泥一樣老者被他踩在了腳下。

    “老板……棒棒噠……嚶嚶嚶……”

    被掛在電線桿上,幾乎氣若游戲的白鶯鶯,

    在這個時候居然還用力睜著眼,帶著喜悅,用力地喊著。

    周澤愣了一下,

    他側過頭,

    看向這頭女僵尸。

    從生命層次上來說,二者相距無比之大,甚至,白鶯鶯在他眼里,只是一個螻蟻,他都不愿意和白鶯鶯一起被稱為僵尸,這是對他的一種褻瀆。

    但看著這個尸丹都被取出來高中生模樣的女孩兒,

    都這個樣子了,

    還在給自己加油。

    周澤不知道怎么的,

    竟然鬼使神差地伸出手,

    輕輕地刮蹭了一下白鶯鶯的鼻子,

    一反常態地露出了正常的微笑:

    “就你皮。”

    ——————

    五更了,龍被榨干了。

    大家學學老道,

    摸摸褲襠,

    看看還有月票或者鈔票么?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曾道土玄机下载 淘宝推荐怎么赚钱 飞艇计划软件苹果手机 拾柴排列五app下载 电脑怎么赚钱啊 英国赛车120秒前1算法 重庆时时彩彩人工计划 今天江苏快三一定牛 重庆时时彩后三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