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五百零七章 口嫌體正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我…………寧愿死…………也不想…………被他…………第二天…………醒來…………嘲笑…………

    而且…………他肯定…………不信…………我沒…………出手…………”

    “額…………”

    小男孩臉上的表情既有驚恐,又有疑惑。

    這氣息,其實談不上多強盛,也沒有那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威壓,但在僵尸的感應中,這是極為恐怖的存在。

    那種生命層次,那種仿佛自上古時期就誕生而出的古老和尊貴,那種高不可攀,

    讓人連抬起頭的勇氣都沒有。

    但他說的是什么話?

    讓我上去殺了他?

    這……

    小男孩很想問一句:

    您是不是在開玩笑?

    但這種反問,他不敢真的說出來。

    他怕遷怒到對方,仿佛對方的一個意志,就能讓自己粉身碎骨!

    總之,

    現在小男孩很是糾結,第一次這么地糾結。

    平時,他在這個“地下世界”,都是別人來揣摩他的意思的,他很少會去揣摩別人的意思,上次揣摩,還是為了討林可的歡心。

    但討女朋友的歡心和討祖宗的歡心,

    它是一回事兒么?

    匍匐,

    跪拜,

    一動不動,

    既然不理解到底是什么,既然不確定那位到底是什么想法,

    那就什么都不要動。

    “殺…………我…………”

    那位又開口道,

    帶著點催促的意味。

    “這…………”

    小男孩覺得,

    自己當初第一次蘇醒,一個人行走在荒涼的亂葬崗里時,也沒現在這般絕望和彷徨。

    周澤的眼眸里,憤怒的神色開始越來越濃重。

    “或者…………我…………殺了你…………”

    你死,

    還是我死,

    二選一吧,

    這幾乎是最后通牒了。

    小男孩還是跪著,只是低著頭,問道:

    “敢問,您到底是誰?”

    “你…………不配…………知道…………”

    “…………”小男孩。

    外人很難想像小男孩到底經歷了怎樣的心理掙扎,最終,他還是站了起來。

    這一刻,

    小男孩覺得自己好像突破了什么,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那種突破,是一種對自我認知的突破,這感覺就像是“從此站起來”了一樣。

    有點激動,

    有點自豪,

    哪怕只是在這個氣息的存在面前站起來,

    也足以自傲。

    “快…………點…………”

    一聲催促,

    帶著一股子有些不耐煩的慍怒,

    小男孩差點又癱軟倒在了地上,

    剛剛的一切自我感覺良好瞬間就被沖垮得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

    則是濃濃的挫敗感。

    一步一搖,小男孩慢慢地走到周澤面前,伸手,指甲亮出。

    閉上眼,

    在做最后的心理準備和暗示,

    隨即,

    他睜開了眼,

    他看見了周澤也閉上了眼。

    這是在為自己考慮么?

    給自己減少壓力?

    這時候,

    小男孩心里莫名地涌現出一股暖流,

    雖然這位“祖”的要求很奇怪很另類,但他還是會體貼晚輩的。

    “啊啊啊啊啊!!!!!!”

    小男孩叫了起來,

    一般來說,

    打架時呼喊是一種很吃力不討好的行為,有點像是會咬人的狗不會叫。

    但小男孩現在卻很需要自己給自己打氣,自己給自己鼓勵,

    因為他將要完成一個壯舉!

    可惜僵尸沒有自己的體系,他之前這種三兩個僵尸聚集在一起的,都已經算是少見得很了,也因此,這件事以后也注定無法傳播出去。

    沒有其他的僵尸會知道這件事,沒人會為自己的勇氣鼓掌叫好,也不會有人去崇拜自己。

    帶著這樣子的激動遺憾以及畏懼,

    他沖上來了!

    “嗡!”

    一條舌頭忽然出現,裹挾住了小男孩的腰部。

    這舌頭上,

    小男孩感受到了熟悉的味道。

    “砰!”

    小男孩被舌頭甩了出去,

    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他現在身受重傷,本就很虛弱了,

    還有一部分則是因為舌頭的主人。

    總之,

    落地時,

    小男孩仍然保持著笑臉,他又看見她了。

    但他的笑臉并沒有保持多久,

    因為有一個一頭白發煞氣澎湃的女僵尸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

    小男孩心里產生了一種很不祥的預感。

    “敢殺我老板!”

    鶯鶯一拳,

    實打實地,

    砸了下來!

    “轟!”

    小男孩想要抵擋,想要反抗,但以他此時的狀態,面對暴怒之下的鶯鶯,真的只有挨揍的份兒。

    之前周澤還提醒過他,小蘿莉就在上頭,現在去還能找到她。

    其實也是存著讓上頭的鶯鶯直接把這貨錘死的意思,

    大哥不笑二哥,

    周澤都傷成這個樣子了,

    這小僵尸又還剩下幾分氣力?

    鶯鶯收拾起他來,應該是綽綽有余。

    事實,也的確是這樣。

    不過和周澤的設想不同的是,這頓揍不是發生在上頭,而是發生在下頭。

    “轟!”

    “轟!”

    “轟!”

    好弄不容易打通了通道,

    馬不停蹄地沖下來,

    就看見這貨要殺自家老板,

    鶯鶯的憤怒可想而知!

    小男孩很想解釋,

    真的很想解釋,

    他今天其實一反常態,婦人之仁地沒有下殺手殺周澤了。

    當然了,在他看來,他不殺周澤,周澤也應該快死了,還有就是大家真的打出了一點惺惺相惜,所以他想給周澤一點體面。

    他之所以又回過頭,做出剛剛的樣子,

    不是他想要的啊,

    他是被逼的啊!

    他也很絕望啊!

    “我……”

    “轟!”

    “不是……”

    “轟!”

    “他……”

    “轟!”

    小蘿莉和張燕豐則是直接來到了周澤身邊,張燕豐查看了一下,皺著眉道:

    “老板失血過多,這是昏過去了,問題很不好,還有,他的傷口大部分是在里面,估計脾臟等器官受損嚴重。

    得馬上送醫院!”

    說著,

    張燕豐就把周澤背了起來。

    “鶯鶯,快送老板上去,我們必須馬上趕到醫院!”

    張燕豐喊道。

    “嘿呀,好氣啊!

    打不死他!”

    鶯鶯看著下面被自己揍得鼻青臉腫但就是不斷氣的家伙,

    一臉地不滿足。

    當下,

    鶯鶯干脆伸手把小僵尸給舉了起來,

    一只手抓著他的脖子一只手抓著他的腳,

    女僵尸完全是被老板的事情刺激到了,

    這是打算直接生撕同類了!

    只是,忽然間,上方的巖石開始大面積地塌方起來。

    被雷管兒那么一通炸,已經影響到了這里的風水格局,再加上僵尸在這里的一通亂戰,更是加劇了這里崩塌的進程。

    鶯鶯身形一個搖晃,沒能發上力氣把這家伙給撕開。

    “帶老板離開,地道再塌了我們都出不去了!”

    小蘿莉在此時喊道,

    她的目光,

    下意識地在小僵尸身上落了一下。

    鶯鶯恨恨地將小僵尸摔在了地上,而后馬上從張燕豐那里把周澤接過來,一邊躲避著掉落的巖石一邊往出口方向跑去。

    “我沒想…………殺他…………”

    躺在地上的小僵尸有些無奈地終于把這句話給說出來了,

    他很委屈,

    非常非常地委屈;

    此時的小僵尸,已經是傷上加傷,動都動不了了,這滾滾巖石一旦落下來,他肯定會被封死在這里。

    小蘿莉猶豫了一下,

    自言自語道:

    “你的命,得等老板醒來再發落,別想死得這么便宜!”

    說著,

    小蘿莉彎下腰,把小僵尸扛起來,背在了自己身上,而后伸出舌頭一邊拉拽著自己的身形一邊躲避著落石。

    當眾人剛剛跑出出口時,

    洞口位置忽然“轟”的一聲,完全坍圮了下去,這是徹底把下面給掩埋和堵死了。

    除非書屋眾人打電話給有關部分,說這里有古跡,否則以這里人跡罕至的區位因素來看,可能一百年都不會被發現下面的廢墟遺跡。

    背著周澤的鶯鶯發現小蘿莉把小僵尸也背了出來,當即道:

    “你把他背出來做什么,讓他在下面自生自滅不是很好么?”

    “萬一他沒死成呢?萬一他以后再出來報復呢?”小蘿莉馬上反駁道,“再說了,該怎么處置他,應該由老板拿主意。”

    “走,安律師,我們去醫院了。”

    老張彎下腰,把邊上躺著的安律師背了起來。

    安律師已經是氣若游絲了,

    但剛剛發生的事兒他還是看見了,

    他靠在張燕豐的肩膀上,

    很是虛弱地嘀咕道:“斯德哥爾摩……”

    鶯鶯把周澤放了下來,直接沖到了小蘿莉面前,把幾乎無法動彈的小僵尸搶了過來,隨即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老板差點沒命了!”

    小蘿莉站在邊上,見鶯鶯一意要殺他,沒有再開口阻止。

    “咳…………”

    周澤咳嗽聲,

    “老板!!”

    鶯鶯馬上將手中的小僵尸丟在了地上,跑到老板的身邊跪了下來。

    周澤咳嗽了好幾聲,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都疼得厲害。

    但他還是強行側過頭,掃視了一下四周,

    不知道前因后果剛剛真的昏睡過去的周澤,

    在看見前面躺著的更為凄慘得小男孩后,

    咧開嘴,

    笑了,

    這笑牽引了肺部的疼痛,

    又咳嗽起來,

    但再疼還是要笑,

    再疼還是要得意,

    再疼還是要得瑟,

    “你還是忍不住出手了啊,口嫌體正直的家伙,呵呵。”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最近百合网被骗买时时彩 3d一胆五拖多少钱 多玩娱乐彩票app合法的吗 辽宁11选5软件下载 快速赚钱的写稿 刷套利 排列三软件下载 调教女仆成人小游戏 宁夏11选5走势图表 广西快乐十分综合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