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七百二十八章 預備,唱!(第三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老道打了個激靈,回過頭,看向了那個之前還比較儒雅的老板;

    當然,現在的這個老板模樣,可是和“斯文儒雅”半點關系都沒有了。

    那凹陷的眼眶,那汩汩流出的鮮血,那恐怖的嘴角弧線,一切的一切,都在明示著,

    他是個鬼!

    老道一開始很驚喜,

    他找到鬼了!

    然后驚喜馬上就變成了驚慌,

    他找到鬼了……

    驚恐、緊張,等等的情緒促使老道的手變得很快很迅猛,直接伸入自己的褲襠。

    超級瞄準已就緒!

    老板則是雙手猛地一拍辦公桌,

    低喝道:

    “你是不是也不想還款?”

    老道取出了符紙,昂著頭,裝作一身正氣地模樣,

    滿臉不屑道:

    “我還!”

    老板目光中露出了狐疑之色,

    手中出現了一個錢包,

    這個錢包老道認識,

    大紅色的,

    是通城的一個大妹子在準備回家做奶奶金盆洗手前的那一夜,送給他的。

    “我的錢包!”

    “你不姓安,你姓陸!”

    老板從錢包里抽出了身份證,

    又低頭看了一眼老道剛剛填寫的表。

    “你想賴賬!你想騙錢!好啊,又來一個想賴賬的!”

    “我不想,我不騙,我不賴,我特么一直送錢!”

    但任何的解釋,

    在此時都是那么的蒼白和徒勞。

    周老板曾和安律師討論過,一般來說,鬼的存在根本其實就是執念,一旦執念放下,大部分鬼也就煙消云散或者自己下地獄走黃泉路去了。

    而那種會瘋狂殺人的鬼,也就執念太重,已經扭曲了,那些鬼王級別的真正的大鬼頭,他們反而知道分寸,不敢去肆意妄為,因為他們清楚,任何蹦跶地歡的存在,到頭來的結局,都會很凄慘。

    要么引起秩序守護者的注意,比如陰司會派人上來解決,要么就是直接一道雷劈下來,干凈省事。

    所以,

    眼前的老板因為老道的幾句調侃而露出了真身,表現出了憤怒,甚至顯露了自己的鬼相,這并沒有什么難以理解的。

    況且,

    觸發的人還是老道,

    那就更好理解了。

    老板的手瞬間伸長,直接鎖向了老道的肩膀。

    老道祭出自己的符紙,上面還夾雜著幾根冒著熱氣的毛毛,

    直接貼在了老板的手臂上。

    “嘶嘶嘶嘶嘶嘶嘶………………”

    一時間開水沸騰的聲音傳來。

    …………

    屋外,安律師率先向里沖去,哪怕那個鬼在他自己看來,除了會逃跑以外沒什么其他本事,但他還是不放心讓老道一個人去對付他。

    兩條腿走路,總比一條腿穩,是吧?

    老張也想沖進去,因為他也看出來了,眼前的一樓屋子里一閃一閃的,明顯是出了什么變故,但見周澤還坐在那兒不動,他也就繼續站在那里,腦子里又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給過了一遍。

    他不是沒想過安律師可能就是故意糊弄他玩兒,但沒辦法啊,別的老張又不會。

    …………

    符紙是很有效果的,

    他讓這個網貸老板受傷很重,

    但也徹底激發出了他的兇性,

    一時間,

    老道只覺得自己腳下屋子開始四處漏水,很快整個房間的水都快浸沒到自己腰部了,他馬上沖向了窗戶那邊,使勁地捶打著,但是窗戶那里卻有防盜窗鎖著,撬不開。

    然后他又趟水去開門,但門也是被鎖著的,怎么都無法打開。

    此時,

    水面已經蔓延到了脖子位置了,速度之快,難以想象。

    老道忽然雙手合什,

    開始念誦佛經,

    是的,

    你沒看錯,

    一個道士,

    他居然在念佛經。

    換了幾個佛經,只記得前面幾句話,后面他都沒記住,但老道的反應很快,馬上開始默念:

    “這都是幻覺,這都是幻覺,這都是幻覺…………”

    窒息的感覺襲來,

    身上濕冷的感覺襲來,

    幻覺,

    幻覺,

    啊啊啊啊啊,

    太真實了!

    老道開始掙扎,無法繼續保持淡定了。

    而當你開始掙扎時,往往就意味著你已經走入了鬼魂給你設下的圈套,當你自己開始自信于自己被水淹沒的時候,你的身體開始本能地進行應急反應以配合你的“思想”,你就會在空氣中被“淹死”

    “陰司有序,亡法無情,破!”

    門被打開,

    老道看見了一個渾身上下都散發著白光的天使,

    是的,

    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老道真想跳過去抓著安律師的臉狠狠地親上幾口。

    安律師對老道點點頭,

    示意有我,示意他來了,示意剩下的交給他吧,

    只需要一個眼神交匯,

    然后一切就在不言中。

    其實安律師早就來了,還特意在門外等了一會兒,才選擇在最“恰當”的時候出現。

    這是安律師的一點小心思,沒法子,沒背景沒身份的人,總得付出更多的精力去運營自己。

    以前,安律師對書屋所有人的態度是,

    除了老板以外,整個書屋,都是渣渣……

    而老板,連渣渣都不如。

    現在,

    趕緊舔!

    網貸老板身體開始扭曲起來,桌上放著一款手機,此時的他,竟然在鉆向手機之中。

    “想跑?”

    安律師擼起袖子直接沖了上去,白骨手出現,直接抓向了手機,想要阻斷對方逃離的路徑。

    然而,

    詭異的事情卻在此時發生了,手機直接裂開,化作了粉塵,安律師只覺得自己掌心位置一陣刺痛,抬手一看,發現自己白骨手上,密密麻麻的一片倒刺!

    黑霧開始倒退,

    同時天花板位置上忽然傳來了一連串的手機鈴聲,

    天知道這上面為什么會藏著這么多部手機!

    安律師掌心向上,狠狠地一拽,

    本就不是很牢固的天花板就掉落了下來,連帶著十多部手機落下,而黑霧對著手機沖了進去!

    這么多部,

    你怎么攔截我?

    安律師倒是沒有攔截,而是笑了笑,道:

    “你以為你能出的去?”

    …………

    “你以為你能出的去?”

    坐在外面的周澤自言自語,

    手掌攤開,

    五根指甲長出,

    散發著黑色妖異的光澤,

    五根黑色的煙霧開始彌漫,宛若五團鬼火正在慢慢地升騰著。

    “咖啡!”

    話音剛落,

    五道粗長的黑霧矗立起來,像是一道牢籠一樣,將這座屋子對外的方向完全鎖死。

    黑霧沖入了手機沖入了一半之后,就不得而入了,像是下水道堵了,怎么都流不下去一樣。

    安律師好整以暇地用白骨手攥住了黑霧,

    “叫你敢刺老子!”

    “啊啊啊啊啊啊!!!!!!!”

    白骨手發力,

    黑霧之中傳來了凄厲無比的成年男子叫聲,

    帶著濃濃的不甘和不服。

    一張男子的臉顯現而出,

    對著安律師近乎咆哮道: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這話,還真的無法反駁。

    欠債還錢,確實是天經地義。

    那些因為家里有人生病或者實在是遇到了什么重大變故導致暫時實在沒有能力去償還債務的人,一般來說,也很少有債主會去真正的為難他。

    既然知道再怎么為難再怎么逼迫也榨不出什么油花了,那還逼迫做什么?

    當然了,那些逼良為娼的,另談。

    然而,現在這個階段,仗著鉆空子鉆人情仗著不要臉的方式當老賴的人,卻越來越多,也算是成了社會風氣。

    笑貧不笑娼,堅持底線的人往往被認為是傻子。

    老道心里還有些同情這個黑霧里的老板,因為剛剛的合同條款他看過了,真的不算是很離譜的高利貸。

    “對不起,老子不聽你嗶嗶,你在這里殺人,砸了我……我的老板的飯碗,sorry!”

    安律師在體制內混了這么久,心性如鐵,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自尋煩惱?

    你可以去其他地方殺這些老賴,說不定聽了消息我還能拍手叫一聲痛快。

    但你在書屋地盤上這樣殺人,抱歉,屁股決定腦袋,你必須得被處理掉。

    沒什么好猶豫的,也沒什么好思考的。

    哪怕是老道,

    心里暗暗猜測這個網貸老板應該做的是比較良心的網貸生意,可能是因為太多人欠貸不還導致自己公司破產最后自殺了,帶著極強的怨念變成鬼通過自家網貸APP開始殺老賴報復。

    同情是同情,

    但真的沒辦法去阻攔啊,

    你不被解決,

    豈不是要繼續去殺人?

    當一個人左右為難時,往往會選擇沉默。

    安律師死死地掐著黑霧,黑霧開始沸騰和揮發起來。

    顯然,

    他支撐不了多久了。

    但安律師目光一轉,對著窗外喊道:

    “老板,試一下?”

    周澤沒回答,

    但安律師已經把黑霧一甩,

    黑霧穿透了窗戶向外飛去。

    周澤掌心移動,繼續下壓!

    五道黑色的煙柱直接傾軋了下來,沒有徹底絞殺它,卻把它向其他區域移動的可能給徹底堵塞,只剩下了一條路給他。

    而這條路,

    正對著站在那個方向的老張。

    老張只覺得身體忽然發冷,像是掉入了冰窖一樣,

    一陣陰風吹來,吹亂了他的視線和頭發。

    這是,來了啊!

    老張可不懂老板和安律師達成的py默契,

    這一刻,

    二十年老刑警的警惕和本能讓他馬上站直了身子,

    面色一肅,

    唱道:

    “革命軍人個個要牢記~~~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我是第一一切行動聽指揮的分割線——————

    今晚至少還有兩更,

    同時呼喊月票,

    爆肝很辛苦了,看著距離越來越被拉大,更痛苦……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2019113双色球 北京pk10走势图彩图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app 时时彩包号稳赚不赔法 彩票稳赚计划网站 甘肃11选5任三 做人别昩着良心赚钱 江苏快3单期免费计划 怎样判断排三是组三还是组六 江西快3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