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七百四十四章 新的法獸!(第四更!)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所以,那個它,

    是誰?”

    老道在旁邊抓了抓下巴,問身邊的安律師。

    這時候,眼見峰回路轉,大菊已定,

    大家也都放下心來了。

    尤其是那位的蘇醒和表現,更是給大家吃了一個快要撐死的定心丸。

    安律師搖搖頭,“我怎么知道,我祖爺爺的祖爺爺的往上不知道多少代,也和他們扯不上一代去啊。”

    老道嘆了口氣,“看老張的樣子,應該很吃驚啊。”

    “這倒是。”

    “貧道早就看出來了,那只花狐貂,肯定來歷非凡!”

    “你瞎啊,這還用看?”

    “額……”

    …………

    周澤沒有回答獬豸的驚疑,

    只是隨手把花狐貂一丟,

    “噗通”一聲,

    花狐貂摔在了地上。

    “你和她當初不是……”

    “啪!”

    周澤一巴掌抽在了獬豸的臉上,

    獬豸的臉被抽歪了過去,

    下面的話,

    也被堵住了。

    …………

    “這個她,好像不是寶蓋頭的它啊。”

    老道進入了吃瓜狀態,津津有味。

    平時在微博上等瓜吃,這個明星出軌了,那個明星出柜了;

    那些瓜,

    可沒有眼前的這個瓜有年份啊,

    這是貨真價實的上古神瓜!

    “的確不是。”

    安律師深以為然。

    “那這個她,到底是誰啊?”

    “她是誰,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

    “待會兒老張醒來后,他的臉會很痛。”

    老道張了張嘴巴,有些意外道:

    “你說得很有道理。”

    …………

    煞筆的工作,此時也進入了收尾階段,獬豸的身體和靈魂已經被煞筆給完全侵入,一張紅色的漁網在獬豸的身上浮現。

    獬豸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它的半邊臉,已經腫了,看起來很是狼狽。

    不這這畢竟不是它的身體,

    而且,

    在眼前這個男人面前,

    它似乎也沒尊嚴可言,

    所以,

    它居然也沒怎么生氣。

    “其實,你倒是可以去求求我,興許,這一次,我能站回來。”

    周澤的手掌放在了花狐貂的肚子上,

    往下一壓,

    五根指印在花狐貂的肚皮上留了下來,

    花狐貂身子只是一顫,

    沒有痛得大呼小叫,

    甚至還發出了一聲輕吟。

    隨即,

    周澤站起身。

    “我和你說真的,這一次,我說不…………”

    “人……為……什……么……要……去……求……畜……生……”

    “…………”獬豸。

    獬豸臉上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

    道:

    “我知道了,你從來都沒有瞧得起我過,包括當初我去地獄,在你面前宣讀罪狀時,

    你,

    從來都沒瞧得起我!”

    在上古時期,人和現在的人,完全不同。

    現在分種族,是白黑黃來這樣區分,但在那個時期,人族是和其他妖獸種族對抗的存在,那種自我的認同感,比現在高多了。

    周澤沒回答。

    獬豸眼里的光彩開始慢慢地消散,

    身上出現了一道白光,

    白光正在剝離,

    最上面一層飄離了出去,

    化作了飛灰,

    剩下的則全部又落回了這具身體內。

    少頃,

    煞筆留存在老張身上的血線也全都斂去,

    但煞筆,

    依舊留在了老張的體內。

    周澤轉過身,

    一腳踢飛了躺在自己腳邊的花狐貂,

    “咚!”

    花狐貂撞在了吧臺上,又掉了下來,小家伙的生命力確實頑強,今天被相繼蹂躪了這么多遍,都這樣了,居然還沒斷氣。

    周澤向書屋這邊的人走來,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老道和安律師,

    忽然間有了一種很局促的感覺,

    我的手該往哪里放?

    我的腳該怎么擺,內八還是外八?

    我臉上的笑容應該怎么擺?

    是矜持點還是直接開舔?

    大家都知道,

    眼前正在走來的人到底是誰!

    周澤先走到了老道面前,

    居高臨下,

    看著老道。

    老道只覺得自己的腿有點軟,還好自己現在是坐在椅子上的,否則他真可能癱軟下去。

    媽嘢,

    以前這位出來是經常出來,

    老板也經常把他放出來,

    但可沒一次像現在這樣,

    還特意跑到我們這些小龍套的面前啊。

    “蹬!”

    安律師忽然站了起來,

    微微彎著腰,

    一臉真摯崇拜的笑容,

    似乎還想上去雙手握住領導的手,再感嘆一下領導的手真溫暖,但雙手剛剛舉起,又放下了。

    他,

    不敢!

    眼前的這位,

    可是上上上上代的地獄最高BOSS啊!

    旁邊的群眾站起來了,

    老道忽然覺得自己還坐著,很不合適,馬上屁股一蹲,想站起來,結果腳下一個趔趄,直接摔在了地上,跪在了周澤面前。

    周澤吸了一口氣,

    眼底露出了一抹失望的神色,

    稍縱即逝。

    這位,

    怎么看起來,

    比地獄里現在的那九小只都不如啊……

    老道馬上爬起來,

    扶著吧臺,

    慢慢地站起身。

    有些羞澀,也有些討好地看著周澤,

    “老板……哦不,大老板,哦不……”

    “老板板。”安律師在旁邊提醒道。

    “啊,老板板……!”

    老道猛地扭過頭,瞪了安律師一眼。

    看著眼前的老道,

    周澤懶得再說話了,

    他本來是想說些話的,

    但只覺得眼前這位,實在是讓自己有些……無話可說。

    當下,

    周澤看向了安律師。

    安律師瞬間覺得全世界的聚光燈全都打在了自己的身上,

    自己的腎上腺素開始快速分泌,

    整個人瞬間走向了人生巔峰!

    古往今來,

    陰司多少巡檢,

    能有幸站在這位面前,

    享受被眼前這位單獨目光注視的,

    除了他安不起,

    還有誰!

    “你……很……聰……明……”

    “卑職愿為大人效死!”

    安律師瞬間單膝下跪在了周澤面前,

    手掌貼在胸口位置,

    熱淚盈眶,

    慷慨激昂:

    “愿大人早日重回冥海,再造地獄!”

    語氣鏗鏘,

    不知道的,

    還以為他安不起從一開始就是贏勾的手下呢。

    旁邊的老道看著這一幕,

    只覺得一股子涼意襲來,

    媽的,

    記得一開始見到安律師時,

    這貨多驕傲多會裝逼拿捏強調啊,

    沒想到,

    居然這么會舔!

    老道頓時覺得自己在書屋的地位,受到了嚴重的威脅!

    “一……直……聰……明……下……去……”

    安律師當然聽懂了言外之意,

    馬上點頭道:

    “卑職明白,卑職定然全心全意,侍奉大人重回白骨王座!”

    周澤轉身,

    走向了另一邊站著的小蘿莉和小男孩。

    跪在地上的安律師則是長舒一口氣,

    冷汗淋漓,

    他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人了,

    但是在面對這位時,

    跟個鄉下土包子沒什么區別。

    “嘿,白骨王座,你能啊你,怎么不說鐵王座呢?”

    老道在旁邊對安律師翻了個白眼,

    心里則是痛惜不已,

    覺得自己錯過了一個很好的機會,

    畢竟,

    那位和安律師說話了,卻沒和自己說話。

    小蘿莉站在小男孩前面一點,

    但周澤直接掠過了小蘿莉,看都沒多看一眼,直接把目光落在了小男孩身上。

    小男孩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彎下腰一拜:

    “祖。”

    周澤伸手,

    放在了小男孩的肩膀上,

    一縷煞氣,

    竄入其中。

    小男孩的身子開始顫抖起來,但眼睛里,卻放出了光芒。

    隨即,

    收手,

    沒有多留一句話。

    轉而,

    周澤走向了鶯鶯面前。

    鶯鶯低著頭,看著面前的這個陌生的老板,沒有什么畏懼,也沒多少恭敬。

    周澤也只是看看,沒說什么,也沒做什么。

    這時候,似乎是覺得差不多了,

    周澤站在那里,緩緩地閉上眼。

    “大老板,等一哈!”

    老道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見周澤要閉眼了,馬上抱起身邊的小猴子來到了周澤面前。

    “大老板,給它看看相……看看吧。”

    女子柔弱,為母則強!

    可憐天下父母心!

    周澤將閉上的眼睛,忽然釋放出一抹精光。

    “吱吱吱吱!!!!!!”

    猴子忽然發了瘋似地竄出了老道的懷抱,直接上了天花板,抱著房梁瑟瑟發抖。

    老道愣住了,

    這是咋回事捏?

    周澤眼里,最后還流露出了一抹不屑和失望,

    一直到,徹底閉上眼。

    少頃,

    周澤再度睜開眼,

    眼睛里,

    則滿是疲憊,

    身子一晃,

    幾乎摔倒在了地上。

    “老板!”

    鶯鶯主動過來,抱住了周澤。

    周澤搖搖頭,

    “累死我了,你最后干嘛不早點回去,差點給我累虛脫了。”

    不過在心底,鐵憨憨沒有回應。

    其實,

    大家都知道他剛剛在做什么,

    周老板的埋怨,

    也有點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也難得,

    鐵憨憨居然還舍得給自己站個臺,這要是放在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兒。

    “老板,你沒事了吧?”鶯鶯關心地問道。

    “沒事,就是有點口渴。”

    “嘶…………”

    這時,

    老張蘇醒了,

    他有些茫然地坐了起來,

    他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這個夢很曲折,也很離奇,

    在夢里,他還背誦了許久法律條文,很復雜的字體,很晦澀的發音,把腦子都充得脹痛難耐。

    好在,

    這個夢算是結束了。

    但在下一刻,

    他又馬上捂住自己的側臉,

    那里好痛,

    果然,

    摸上去后發現,

    腫得好高好高,

    老張有些茫然地環顧四周,

    看了看在場的眾人,

    道:

    “仙宰雞店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七星彩杀号专家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玩法技巧 浙江12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快三破解软件手机版 三单式 1378游戏大厅下载 开心农场游戏免费下载 竞彩2串1高手微信 时时彩腾龙手机官网 宁夏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