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一千八十七章 誰要去?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張麗華沉吟片刻,微笑著說道:“實際上陛下心中早就已經有了定論,不是么?”

    李藎忱有些錯愕,不過旋即明白她的意思,感慨道:“此言不假。朕已經回絕了太尉府關于換將的提議,但是心中終歸有些忐忑。臨陣換帥,畢竟是兵家大忌,按理說不可為之······”

    “既然如此,陛下就應該堅持自己現在的選擇,”張麗華果斷的說道,“一來陛下既然已經向太尉府表明了自己的意思,若是再做改變,未免有出爾反爾之嫌,如何讓世人和臣子得知陛下金口玉言之貴重?二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此時除非陛下能夠飛身直達西北,恐怕換做任何人前去,臨陣換將之事,都有可能為影響到軍心安穩啊。”

    李藎忱放下筷子,看著神情嚴肅的張麗華,倒是有些出神。

    而張麗華一時似乎泄了氣,雖然不知道自己哪里說錯了,但是正想要起身謝罪,卻被李藎忱的笑聲打斷。

    “好,說得好!”李藎忱拍了拍桌子,無奈的一攤手,“沒有想到朕還不如婦人之見。”

    張麗華怔了一下,眼前的這個皇帝陛下和她想象之中的任何一個皇帝似乎都有所不同,讓她也有些錯愕,不過還是低聲說道:“陛下明察,微臣不過是淺薄之見。”

    “你沒必要謙虛。”李藎忱一笑,“袁大舍,賞張卿錦緞十匹!”

    張麗華急忙謝恩,而李藎忱指了指新端上來的菜:“來,吃飯吧,吃完飯你們都得去收拾東西,朕要前往江陵,秘書監全體隨駕。”

    此時后宮之中,自樂昌以降,蕭湘、尉遲熾繁和一個充數的寧遠正在說話。當然寧遠似乎有她自己的小心思,只是在一邊百無聊賴的翻著書,這小丫頭這兩年也張開了,活脫脫就是一個美人胚子,若是換在之前,蕭湘肯定忍不住上去捏捏她的小臉蛋,不過現在顯然沒有這個心思,

    “不能讓那個騷狐貍一個人陪著陛下去江陵!”蕭湘果斷的說道,大義凜然。

    而樂昌輕輕撫摸著自己的小腹,就在半個月前她也有喜了,算起來就是當時在湘州那一次次顛鸞倒鳳鬧出來的,對此樂昌倒是也不覺得驚訝,按照李藎忱的說法,耕耘了那么多次總得有點兒收獲。

    更不要說尉遲熾繁的大肚子了,已經快到臨盆的時候,腿腳都有些浮腫,得有人專門按摩,甚至隔三差五的李藎忱都親自下手,讓樂昌好生羨慕之余也在想到時候自己會不會也有這待遇。

    正因為待遇不錯,所以尉遲熾繁的心態很好,此時忍不住打趣道:“以陛下的性子,樂兒姊姊肯定是不能動的,得好好靜養,我這也不用說了,所以湘兒妹妹你就是為自己和陛下獨處創造機會。”

    蕭湘的心思被無情的揭穿,卻依舊面不改色:

    “沒錯,作為后宮之中唯一一個能出門的,本宮義不容辭,應當為兩位姊姊約束陛下的言行,否則萬一陛下回來的時候,他身邊那個狐貍精肚子也大了怎么辦?”

    看著蕭湘一副“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悲壯神情,尉遲熾繁和樂昌忍不住都笑出聲,而樂昌點了點蕭湘:

    “你這丫頭,哪里來的那么多歪道理,更何況······沒有三四個月,陛下不會把她怎么樣的。”

    蕭湘怔了一下,旋即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反正得有人去,你們也去不了嘛!”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旁邊似懂非懂的寧遠公主也跳了起來:“姊姊,我也要去!湘兒姊姊,帶我去好不好?”

    蕭湘頓時秀眉微蹙,有些為難的看向樂昌。就算是我答應了,你姊姊不答應那不也是白搭么。

    樂昌還沒有說話,寧遠就找到了新的目標,一下子沖到剛剛走進來的那個人身邊:“姊夫,我想和你一起去江陵!”

    “可以啊,”李藎忱摸了摸寧遠的小腦袋,“不過咱們可說好了,姊夫這不是去玩的,到時候估計也沒時間陪你玩,你自己得乖乖聽話才可以。”

    “我明白!”

    “那行,清荷啊,你找兩個人陪著寧丫頭去收拾一下東西。”李藎忱揮了揮手,旋即把目光落在自家三個老婆身上。

    樂昌一副頗有怨念的樣子,而蕭湘在旁邊抿嘴偷笑,這世上當真是一物降一物,寧遠這小丫頭當真是聰明,李藎忱都開口了,樂昌自然就不好多說什么。而尉遲熾繁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

    “湘兒,這家里兩個孕婦某也不放心,要不你留下?”李藎忱話鋒一轉。

    幸災樂禍的蕭湘頓時苦下臉,一下子撲到李藎忱的懷里:“陛下,夫君······”

    “行行行,帶你去。”李藎忱笑著說道,他本來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蕭湘這么撒嬌他自然吃不住。

    樂昌走過來,一邊幫李藎忱扯了扯衣領,一邊低聲說道:“夫君放心的去好了,國事要緊。寧遠那丫頭夫君不能一直慣著她,還有湘兒也是。湘兒,不準添亂,看好那個丫頭,知道么?”

    前半句是對李藎忱說的,后半句則是對蕭湘說的。

    蕭湘擠眉弄眼的點頭:“皇后娘娘放心,妾身一定會看好陛下和寧遠殿下的。”

    蕭湘把“陛下”兩個字咬得很重,讓李藎忱伸手在她的腰上摸了一把:“朕還輪不到你來看著。”

    一邊說著,李藎忱一邊看向樂昌。這個曾經在石頭山上初見的時候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感覺的才女,現在已經完全變成居家的小妻子了,若是換在從前,必然不會這樣絮絮叨叨。

    當即李藎忱轉而伸手摸了摸樂昌的小腹,樂昌微笑著說道:“陛下放心,時間還早著呢,陛下早日歸來。”

    “這里還有一個不早的,”李藎忱嘆息一聲,“繁兒,對不住了。”

    尉遲熾繁輕輕靠在李藎忱的肩膀上,搖了搖頭:“陛下不必這么說,能夠得陛下平日照顧愛護已經是妾身的幸運了。”

    李藎忱微微頷首,直接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一下:“記得多休息。”

    尉遲熾繁感動的應了一聲,而李藎忱回身:“湘兒,收拾東西去,我們盡快出發!”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斯帕尔拉扎里 切尔西巴塞罗那 二分彩开奖号码 天津快乐10分开奖 腾讯和平精英国际服官方网 巴列卡诺ⅤS赫塔菲前瞻 巴塞罗那vs皇家社会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i 发大财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