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福建体育彩票31选7

TXT小說網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場表演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這時,院長辦公室的房門被敲響。

    劉樂立刻收回了目光:“請進。”

    房門開處,進來的是兩張輪椅。

    兩位黑衣保鏢一前一后的把輪椅推到劉樂面前,然后就恭敬的站立在一旁。

    其中一位保鏢手中,還拿著一根一米多長的木棍。

    輪椅上面坐著錢森和錢大山,他們的腿都斷了,上面還打著石膏。

    “你們有事嗎?”劉樂驚訝的問道。

    錢大山一臉灰敗,耷拉著腦袋,死氣沉沉,沒有坑聲。

    錢森抬起頭,帶著悔恨的神色,哀求道:“劉院長,求求您放過我們錢家吧!”

    然后,他就從保鏢手中要來那根木棍,直接敲打在錢大山的身上。

    還罵道:“你個畜生,想要害死錢家嗎?”

    錢大山頓時慘叫起來,眼淚和著鼻涕,不停的向下流。

    可是錢森并沒有因此留手,而是一邊敲打,一邊說道:“劉院長,如果您不原諒我們,我就把這個惹事的混蛋兒子,打死在這里,向您賠罪。”

    錢森這是真的打啊!

    每打一下,錢大山就慘叫一聲,很快,頭都被打破了,鮮血真流。

    手臂都被打斷了,耷拉著無法再抬起來。

    那一棍雙一棍,打得錢大山不停嘶吼,嗓子都吼啞了。

    看到錢森真的沒有留手,劉樂這才問道:“你是什么意思?”

    錢森累得頭上都出汗了,又狠狠的打了兩下,這才氣喘吁吁的說道:“狼爺說,如果我們錢家得不到您的原諒,整個錢家都要跟著一起陪葬。”

    “劉院長,求您一定要原諒我們啊!”

    “這個混蛋畜生,做了惡事,若到了您,您把他殺了就好。”

    “他不再是我的兒子了!”

    “我現在就和他斷絕父子關系,從此以后,他不在是錢家之人,不再是我錢森的兒子,他的死活,都和我們錢家沒有半點關系。”

    劉樂冷笑,覺得這個錢森真是惡毒。

    虎毒不食子,他倒是能狠心的對兒子下手。

    劉樂冷聲道:“這和你兒子有什么關系?”

    “上次我出手救他,就已經原諒了他。”

    “是你后來又出錢找人,想要打斷我的腿,才招來的麻煩。”

    “你們錢家要是沒了,那是你的原因,和你兒子無關。”

    錢森頓時淚流面前,萬分悔恨道:“我錯了,劉院長,您原諒我吧!”

    劉樂看向錢大山,不緊不慢的說道:“分明是他害了你們錢家,卻不要臉的怪罪到了你的身上,還要和你斷絕父子關系,你恨不恨他?”

    “恨。”錢大山咬牙切齒道。

    “恨他,那你就打他一頓出出氣吧!”劉樂吩咐道。

    “好。”錢大山急忙答應一聲,然后就用他那條沒有斷掉的手臂,從錢森手里搶來那條木棍,毫不遲疑的舉起來,兇狠的敲打在錢森身上。

    他似乎恨極了錢森,邊打邊罵道:“都怪你,都怪你,和我有什么關系?”

    “我勸你不要去,可是你非去。”

    “錢家要是完了,那都是因為你,我打死你個王八蛋。”

    錢森頓時被打得頭破血流,卻并不敢吭聲,也不敢躲閃;只是硬生生的挨著。

    劉樂又是一陣冷笑。

    兒子敢動手打老爸,這就是不孝啊!

    羔羊尚且跪乳,烏鴉尚且反哺;錢大山不但不知道報恩,竟然還棍打錢森。

    簡直就是畜生不如。

    不管是錢森做錯了什么事情,那也是他的新生父親啊!

    身為人子,怎么可以打父親?

    剛才,劉樂也只是想試探一下錢大山。

    如果錢大山不動手,劉樂倒是會欣賞他。

    此時,看著他恨不得直接把錢森打死的兇狠模樣,就不由得一陣搖頭。

    這樣的兒子,才真的是錢家的災難啊!

    看到劉樂搖頭,錢大山還以為劉樂不滿意,怪自己下手輕了,于是他咬著牙齒,用盡全全力氣,把木棍高高的舉起來,狠狠的砸在錢森身上。

    砰。

    木棍都被錢大山打斷了,可是他并沒有停手,而是伸手去抓錢森的衣領,一下子把錢森的輪椅都扯翻了,把錢森仍到了地上,還朝著錢森吐口水。

    罵得那叫一個難聽惡毒。

    眼看錢森痛得直接暈死了過去,劉樂不耐煩的擺擺手:“滾吧。”

    錢大山這才停手,喘著粗氣的問道:“劉院長,那您原諒我們了嗎?”

    顯然,錢大山并沒有暈頭,還不忘確認一下。

    “今后不要再做惡,我就原諒你們。”劉樂背著雙手說道。

    然而,就錢大山這種連老爸都敢打的人,要想他向善,談何容易?

    所以,劉樂在內心深處,是不會放過他的。

    “好,我們再也不敢做惡了,謝謝……”錢大山一陣激動,幾乎淚流滿面。

    他根本沒聽懂‘不要再做惡’五字含義,重點全放在‘原諒你們’四字上面。

    他和錢森過來演了這一出大戲,就是為了得到劉樂的原諒。

    好在劉樂總算原諒了他們,這讓他們懸著的一顆心,終于放下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劉樂竟然和林狼有關系,竟然能得到了林狼的保護。

    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前,錢家父子心里,根本就瞧不上劉樂。

    就算劉樂成為院長,那也是沒有什么背影的院長,他們真的瞧不上。

    可是來自林狼的保護,卻把他們嚇得肝膽俱裂魂飛魄散。

    因為兇名赫赫的林狼要是想滅掉他們錢家,那真是太簡單了。

    他們發自內心的恐懼和害怕。

    所以,他們拼得一死,也要求得劉樂的原諒,他們不想連累妻女老幼慘死。

    這一出父子彼此毆打的大戲,就是他們事先精心策劃和安排好的。

    在劉樂讓他們離開后,保鏢這才把錢森抬起來,放進輪椅上。

    然后就推著這對父子離開。

    臨出門時,還不忘取出隨身攜帶的抹布,把地板上的血跡擦干凈。

    從這件小事上可以看出,他們準備的非常充分。

    房門合上后,劉樂忍不住向外面透視出去,只見錢森和錢大山正在抱頭痛哭。

    “終于渡過了一劫。”

    “咱們今后一定要縮著腦袋做人,再也不能狂妄自大了。”

    “你個混蛋,一定要學會低調。”

    “你也要學會低調。”

    “我改了,改了。”

    “我也改了,改了。”

    看來,他們真的從這件事情上吸取了教訓,但愿他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取出手機,劉樂給魏霄發了一條短信,只有兩個字:“算了。”

    之前,魏霄前來送診費時,要了劉樂的手機號。

    昨天晚上,他就發來短信向劉樂詢問,可以說錢家的生死存亡,全在劉樂一念之間。當然,劉樂并不想直接把錢家滅掉,所以只到這時才回復過去。

    “好。”魏霄立刻回復了過來,似乎正專門等著劉樂的消息。

    這時,劉樂又看了看微信,之前發給鄧如雪的消息,鄧如雪還是沒有回復。

    他突然就很想給鄧如雪打個電話,問問她在干什么。

    就在這時白宇澤突然跑了進來,道:“老師,安顏市長從樓上摔了下來,傷情極為嚴重,我接到市一院王梓揚院長的電話,叫我過去協助救治。”

    “我想老師的醫術遠遠高于我,所以,他們應該請您才對。”

    “老師,您快點隨我一起去吧!現在救人要緊。”白宇澤焦急道。

    “他們請我了嗎?”劉樂問道。

    “這個……”白宇澤結巴道,“我向王梓揚推薦了您,可是他并沒有同意。”

    “那我就沒法去了。”劉樂可不想過去遭人白眼,被人嘲諷看不起。

    而且,上次在給鄧長江治療的時候,這個王梓揚可是被他訓斥過。

    心里說不定就憋著壞呢。

    白宇澤也很無奈:“老師,其實治療救人,看的是醫術水平和個人能力,并不應該看人的年齡;不管年輕大小,只要能把人救活,那就是真本事。”

    “老師,你應該受到所有人的尊敬,可是那些人……”白宇澤很是氣憤。

    “你去吧!”劉樂可不想聽白宇澤說這些大道理。

    “好,那我就先去了,如果安顏市長真的很危險,我再叫他們過來請老師。我想,如果我們都沒有辦法,也只有老師才能挽救安顏市長的生命了。”

    白宇澤鄭重的說道。

    “也不用一定非要請我,市一院的醫術大家比比皆是,一定會有辦法的。”

    那可是中海市第一人民醫院,在各個方面都完爆志海醫院。

    劉樂覺得,安顏市長只要沒有被直接摔死,就能被搶救回來的。

    白宇澤答應一聲,然后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他的中醫術早都全國有名,被尊為南江第一。

    此時他剛好在中海市,被王梓揚請去協助治療,也理所應當。

    “劉院長,好消息啊,那兩位起訴我們醫院的患者,一起撤訴了。”

    白宇澤剛剛離開,嚴凌飛就笑瞇瞇的走了進來,手里還拿著撤訴通知單。

    “哦。”這早在劉樂的意料之中。

    “劉院長,白老跑那么快,是干什么去了?”嚴凌飛好奇道。

    “去治病了。”劉樂淡淡的說道,“你還有事?”

    嚴凌飛笑了笑,又接著說道:“劉院長,那個程小青前來找您。”

    話音剛落,只見一位臟辮發型,身穿卡通連體短裙,修長均稱的雙腿上,還包裹著性感的黑色網眼絲襪的美女,踩著恨天高,扭著屁股走了進來。

    看到劉樂時,她那明艷的俏臉上,頓時浮現出滿是震驚的表情。

    她不停的打量著劉樂,難以置信道:“原來,你真的是院長啊!”

    她之前,根本不相信劉樂這么年輕就能做了院長,所以才萬分的驚訝。

    劉樂淡淡的問道:“有事嗎?”

    程小青揪著耳邊的小辮子,嬌羞道:“上次不是說好了嗎?”

    “什么說好了?”劉樂一時之間,沒有想起來。

    “請您幫我祛除胎記。”她走著貓步,徑直來到劉樂身邊,輕聲說道。

    “哦。”劉樂想起來了,想不到她真的找過來了。

    嚴凌飛在這時噗嗤一聲笑了。

    想起程小青胎記長的位置,他實在有點忍俊不禁。

    這笑聲,立刻引來程小青憤怒的目光,面對嚴凌飛,她忍不住想要發火。

    “你笑什么?”這語氣里,已經明顯有了火藥的味道。

    嚴凌飛很清楚,程小青的脾氣比較暴躁,立刻識趣的退了出去。

    轉身時,還朝著劉樂做了一個極為不自然的鬼臉。

    最后,在幫劉樂把房門輕輕的關上時,又豎起了大拇指。

    然后,他又推開房門,一本正經的說道:“程小姐,請你放心在這里治療,我保證不讓別人輕易的進來打擾到你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结果 香港高级一码中特 淘宝客怎么赚钱葳fxsh33 股票融资网 北京赛车pk10投注网站 球探比分冰球 火红彩票网 竞彩足球2串1全包技巧 力港官网捕鱼来了 快乐10分时时彩 稳定信誉的在线的棋牌